东方日报社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健康>>正文

韩国专家:客轮沉没事故暴露官商勾结问题

2019-12-01 14:48:22 字号:

4月28日,韩国“岁月”号客轮沉没海域上出现了4个鲜红得刺眼的救生筏。此时距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13天,号称“遇水就能自动开启”的救生筏现在才姗姗来迟。截至当天,“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已造成189人遇难,仍有113人失踪。

“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发生后,韩国社会正在反思事故预防、事故紧急应对以及事故后处理过程中所暴露出的问题,并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

海上救灾准备及协同不足

4月27日,韩国总理郑烘原宣布辞职,以向国民谢罪。他说,通过此次事故深刻感受到韩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各种不正之风和陈规陋习。

正如郑烘原所说,“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暴露了多方面问题。首先是韩国监管机构对客轮的安全检查存在疏漏。事故发生时,“岁月”号上的44个救生筏只有两个自动充气上浮。而13天后,又浮起了4个。事故当天,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在尚未沉没的客轮上费尽力气也没有打开同样可以手动开启的救生筏。

就是这样的问题产品,却在今年2月韩国船级社的定期检查中被认定为合格。而该机构是韩国的非营利船舶技术检验机构,亦是韩国唯一从事船舶入级检验业务的专业机构。此外,该机构也没有对“岁月”号购入后进行的改造提出意见。韩国媒体报道称,“岁月”号客轮所属公司在购入该船后对其进行了改造,增设了一层,以增加可搭乘人员。韩国《中央日报》采访的两名资深船主认为,超载是导致“岁月”号失事的直接原因。

“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还暴露了韩国政府海上救灾的准备不足。“岁月”号客轮发生事故时,乘坐该船的高中生在第一时间拨打119请求救援,但转接到海警后,对方竟然问学生客轮位置的经纬度。实际上,在沿海航行的船只位置,海警都是可以实时掌控的。结果直到接到济州转接的求救信号后,海警才派出一艘海警船。随后,海警的直升机到达,并和赶来的渔船参与救援行动。但是这些救援船和飞机上都没有搭载专业的设备和人员。海军当天上午也派出了舰艇和直升机前去救援,但这都并非专业救援设备。事故发生9小时后,救援人员才首次进入船舱。有人叹息,如果营救工作开展及时,也许不会酿成如此惨重的伤亡后果。

韩国政府部门之间协同合作不足也是本次事故暴露的一大问题。“岁月”号事故发生后,韩国政府立即成立了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负责紧急、妥善处理应急处置工作。但在船上人员总数和获救人数上,该机构发布的数字和海警方面互相矛盾,乘船总人数3天修正了4次以上,乘客国籍信息也十分混乱。

增长至上主义埋下危机种子

对于“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所暴露的问题,韩国社会进行了深刻反思。韩国檀国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金珍镐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样的巨大灾难,首先是因为之前的懈怠和放松,以及现在已经暴露出来的官商勾结问题:船只的年检为什么能够顺利过关?超载的船只如何能冒着大雾抢先出港?这些都反映出政府机构和事业单位的渎职。而在事后救灾不力上更显示出政府在刚开始的茫然无措,部门之间各行其是,无人全面指挥。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指出,虽然事故的首要责任在于忽视乘客救助工作的船长和船员,但政府部门在履行船舶安全与运航管理监督责任的过程中疏忽大意,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负责代理检查船只安全的韩国船级社和负责管理船只安全运航的海运工会,都由海洋水产部官员出身的人物担任理事长,导致政府部门对这些机构的监督形同虚设。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大型事故频发,韩国《朝鲜日报》采访了多名学者分析其中的深层次原因。高丽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朴吉声指出,韩国实现的是突击式的现代化,只热衷于目标,而忽略了过程,增长至上主义在韩国根深蒂固。乐观主义、冒险主义和主观唯心的自己例外主义导致了藐视安全,埋下危机种子,不定期就会爆发。朴吉声表示,韩国过去只追求产业化、信息化,重视与其相关的教育。现在应该反省,强化有关遵守基本秩序和安全问题的教育。

除了反思,韩国政府也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以避免类似的惨剧再次发生。4月28日,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会议通过了增强海上航行安全、强制进行学生团体活动安全预案的法案。该委员会整合了现在的《航行秩序法》和《港湾法》中对船舶出入港的规定,以及对危险品运输船舶靠岸时必须配置安全监督的内容,通过了《船舶进出港相关法律》的修正案。

此外,该委员会通过了增强学生外出安全保护措施的《学校安全事故预防及补偿法》修正案。

(本报首尔4月28日电)

原标题: 韩国专家:客轮沉没事故暴露官商勾结问题
相关阅读:
提高拼多多流量 www.qianmiyig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