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社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教育>>正文

记得?

2019-12-01 16:55:39 字号: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也想了一天的事,和与之相关的一些人。

记得刚进入高一时也和今天一样,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所不同的是那雨的心情:欢快、奔放、充满朝气;而现在,则有些忧伤,甚至悲凉,就像是一首未唱完的哀伤的的离歌。那时候的我们很天真,也许,正是因为天真,才让我们在分别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那时候的我们憧憬未来,也许,也正是因为那份憧憬,才让我们在想回忆从前的时候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还说什么时光荏苒?还说什么光阴似箭?那些记忆不就像从我们身边悄悄流过的溪水吗?捧在手心里,眼睁睁的看着它慢慢流逝,望着那水面,也只有自己的倒影。偶尔,也会有一两只水鸟轻轻掠过,也不用高兴,那只是一段小插曲,更不用难过,也许那会是上苍对你的恩赐。

记得高一结束时也和现在一样,需要面对分别(因为要分班)。所不同的是那时的豪情:仰望天空,壮“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誓言;而现在,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此刻的心情和天空一样迷潆,在这个注定不眠的夜里,独自面对着屏幕发呆。突然想起非主流的一句话:你能看见打在屏幕上的字,却看不见落在键盘上的泪。我不知道他(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他(她)定是忍受不了分别后的痛苦。他(她)的等待是一群人到等待,他(她)的无奈是一群人的无奈。

记得高一的中秋节,我们聚在一起开晚会,同学们都很激动,唱的跳的,就像一团团热烈的火,任你的心再冰冷也会被融化。当时,我也很激动,就唱了一首陈亦迅的歌——《爱情转移》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胸膛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烛光照亮了晚餐,照不出个答案,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床单上铺满花瓣,拥抱让它成长,太拥就开到了别的土壤。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的确,高中看似漫长,其实很短暂,所以我们才会不满。高三的一次月光晚会(学校大停电,很激动。就搞个晚会庆祝一下,姑且就这么叫)上我又唱了一首歌,同样是陈奕迅的歌——《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似乎这两首歌就见证了我的高中,我的成长。

突然,与之有关的人映入脑海。他们有这些:

有些人,是用来帮助自己成长的;

有些人,是用来解决自己烦恼的;

有些人,是用来成为自己知己的;

也有些人,是用来填补自己另一半的;

……

太多的回忆在我脑海里萦绕,升腾。

也许,我只是那一群人中的一个,我的回忆是那一群人的回忆。

一整夜的雨,打湿了所有的离情,多希望无尽的回忆可以化作这一夜的雨,随风飘落,深埋于大地,也不要像现在这样,像个迷了路的孩子,孤独无助,过早的学会漂泊!

沭阳梦溪中学高三:徐会文


相关阅读:
注册就送188 ffgp.wang